“美国优先”刺痛美国民众(钟声)

bbin开户|开户

2018-10-05

  “美国优先”之殇已经抬头,只是个走多久、行多远的问题    “美国优先”的口号喊了一年多。 人们记得去年1月20日的演讲:“从今往后,只有‘美国优先’。

‘美国优先’。

每一个关于贸易、税收、移民、外交的决定,都将为了美国工人和美国家庭的利益而做出。 ”美国专家评论说,这些可以带上“美国主义,而不是全球主义”标签的话语,意味着美国抛弃了自己过去70年的外交政策及其同世界的契约。 观察一年多来的美国外交实践,人们看到美国在“美国优先”的口号下迈开了大步,但是那些远没有感觉到“优先”之利的美国民众,其心中的抱怨正在积聚升温。   贸易摩擦,美方挑起,颇有“过把瘾就死”的气势。

因为,向世界开火的同时,美国也在向自己开火。 面对今秋的大豆大丰收前景,美国伊利诺伊州的豆农格里德却乐不起来——关税之战令其每英亩损失100美元,即便美国政府宣布为这样的农民提供120亿美元援助,但平均到他的田地,仅仅意味着最多每英亩补贴14美元。

美国劳工部上周五公开承认,过去一年消费品价格上涨%,超过了此前2011年的增幅;而且同百姓生活密切相关的粮食和能源商品价格上涨%,这是自2008年9月爆发金融危机以来的最大增长。 扣除通货膨胀因素,过去12个月由于美国人每小时平均薪酬下滑,工人们纷纷选择增加工作时间,从而勉强实现平均每星期收入增加%。

基于这些数据,美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在其上周五的声明中得出结论:“工人们并没有从‘特朗普经济’中获得利益。

”  当然,美国政府未必有兴趣关心美国寻常百姓家的小账本。

但问题是,即便对于国家层面的大账本,美国执政者又有多少耐心进行科学盘算?减少贸易逆差,岂是一个在数字概念上赌气的事情!美方有没有认真评估过本国市场和国际市场的供需结构?6月,美方叫嚣开打贸易战之月,美国贸易逆差创一年半以来最大增幅,很大原因是关税收紧的前景迫使美国企业加大了进口的力度。

英国一家宏观经济研究机构警告,贸易战的大背景下,美国贸易逆差未必能减,甚至有可能每月增加约30亿美元。

恐怕谁也不能说这样的结论没道理,毕竟,美国市场的刚性需求摆在那里。

就像世界银行前经济学家考希克·巴苏所指出的,对一个特定国家的双边贸易逆差进行抱怨,就如同抱怨自己家对杂货店、理发师或牙医的绝对支出一样没有意义。

 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,美国贸易政策制定者的耳朵仿佛都聋了。 来自产业界的声音、来自国际社会的声音、来自专业研究机构的声音纷纷涌来,但他们都充耳不闻。

“打关税牌在经济上对美国是不划算的,因为美国的生产是全球市场中极其‘微观的’部分,这对我们是一次打击”“我不想说‘灾难性’,但对这个行业来说非常非常痛苦”……即将失去中国大好市场的美国企业家,切实感受到了“美国优先”给他们带来的痛楚。 哈佛大学国际政治经济学教授丹尼·罗德里克认为,美国政府对中国挑起贸易战,说明其“发高烧已到极致”。

他提醒人们不要忘记中国的政策不仅是有力实现了国内增长、国内减贫,而且为西方的出口和投资提供了巨大的市场。 “美国对双边贸易失衡的攻击在经济上是无知的、在理性上是虚伪的。 ”美国财政部前驻华专员杜大伟的如是判断颇有代表性。

  不知美国贸易政策制定者何时能够回归清醒和理性。

反正,“美国优先”之殇已经抬头,只是个走多久、行多远的问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