"幽灵学校"惊现,谨防公款雨露落进"私人菜园"

bbin开户|开户

2018-10-04

  如果把“农村义务教育公用经费补助资金”比作公款雨露,那么它应该惠及的是每一位农村学生,使他们在雨露的滋润下更好地成长。 如果这雨露落进“私人菜园”,则无疑是肥了私人,误了众生。

  最近,中国青年报的调查报道揭示了一个奇特的现象。

在湖北阳新县,一些不存在的“幽灵学校”在获得这一公款雨露,即使学校是真实的,却有一些并不存在的“幽灵人”在这么干。 比如,当地有关政府信息公开数据显示,2010年白沙中学有学生5266人,获得拨款131万多元,但学校公布的人数却只有2147人,相差3119人!该县的一个叫“罗于坵小学”近年来一直在获得此项拨款,但事实上学校已被裁撤了4年有余。   这些“幽灵学校”和“幽灵人”是在替谁领公款调查采访陷入重重疑雾。

当地官方既不否认问题存在,却建议记者找上级部门:“为什么有出入,他们都很清楚”,“这个问题是很敏感的一个问题”。 有关官员还列出了一堆貌似很客观的原因,诸如学生随外出打工父母离开啦、向县城学校转学啦、学生厌学不念书啦,诸如此类。   无论是讳莫如深的闪烁其词,还是用客观现象的试图遮掩,都难以解释“幽灵学校”和“幽灵人”大量长期存在的事实,更难以回避每年这笔巨额公款的事实拨付。

那么,公款雨露究竟落向何处显然不是“公共地带”,多半是落进了“私人菜园”。

  “公共地带”本身就是能见阳光的,并不需要躲在“幽灵学校”和“幽灵人”的名目下苟且偷生。 一些地方的确常常发生截留、挪用的事,就是把甲项“公共地带”的公款雨露用来滋润乙项“公共地带”,因为没进私囊,上级考虑手心手背都是肉,往往不会予以严惩。 但是,即使是这种截留、挪用之事,也从来不靠“幽灵学校”和“幽灵人”这种见不得光的手段的。

  用“障眼法”来蒙混过关的,多半不是为公,而是为私。

“私人菜园”化身“幽灵学校”和“幽灵人”,与真实的学校和学生名单混在一起,如果不仔细调查事实信息,上级、上上级是看不出来的。

特别是掌管这种信息申报的单位和个人,硬塞进并不存在的“幽灵学校”和“幽灵人”,而播洒公款雨露的人基于一种最基本的信任,是不会对名单详加甄别的,因为甄别就意味着将要付出更大的成本。

这种“障眼法”,操作简单,得利便捷,往往为一些人的私囊、一些单位的“小金库”所喜。   这一次,是政府信息公开导致露了马脚,又是“好事”的记者揭去了它的第一层面纱。

那么,有关上级机关就应当以此为契机介入调查,彻底查清是哪些“私人菜园”在获取公款雨露,是哪些暗手在暗中操作。   这一案例也表明,政府信息公开实实在在是个好东西。 公款是纳税人的钱,怎么花的,只有公之于众,才能让一些见不得光的暗角曝露在阳光之下。 “群众眼睛雪亮”,让信息核实成本大大降低,让一些“私人菜园”偷接公款雨露的暗手无处藏身。

(李明儒)(责任编辑:陶美烨(实习)、林露)。